观看记录
  • 我的观影记录
登录
电影是场编织的梦 | 这十年,我们的电影生活

电影是场编织的梦 | 这十年,我们的电影生活

这十年,从人间烟火到世间繁华,电影始终在我们生活里。这十年,电影是生活,生活是电影,这十年,我们的电影生活。

电影是记录,也是梦。透过电影,我们可以打开一个时代的窗口,去探访属于这个时代的记忆。

对于演员刘烨,电影让他深入地接触来自不同时代、有着不同经历的角色的灵魂。回顾起这些年来演的各个角色,刘烨觉得自己很幸运:“你去扮演比方英雄或者是品格很高贵很高尚的人,你在尽量去靠近他的时候,其实反而他身上的精神力会滋养你。”

“卢师长已经讲清楚了利害。那咱们就约法三章,以后不管是行军打仗还是风餐露宿,谁也不许叫苦。”

刘烨曾接受过法国文化部长为他颁发的骑士勋章,当时对他的介绍中,只提到一个角色:青年毛泽东。饰演青年毛泽东是刘烨最大的荣耀之一,《建党伟业》拍摄时,刘烨翻书、看资料、看纪录片,力求还原伟人的形象。

饰演青年毛泽东,难点不在于形象上,而在于精神气上。要还原1949年以前那些开国元勋的“神”,与他们丰富的经历相比,刘烨深感自己怎么都比不了。于是他放空自己,反而用最自然的方式去感受那个时代表现出来的精神。

《建国大业》《建党伟业》《建军大业》三部曲刘烨都有参与,这也是他演员生涯中的一大光彩:“我自己作为演员的人生,最后回头看自己价值的时候,我觉得肯定是在里边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,也是对自己的一个纪念。”

这十年的变化,给刘烨最大的感受,一是技术上的高速发展,回想起1998年拍摄《那山那人那狗》的时候,因为剧组资金不充裕,胶片不足,有些戏只能重复演一次,这给演员造成了不少的压力,而现在已经普及了数字化,重复拍摄的成本低了很多;二是题材上的丰富,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以普通人为视角,关注他们生活、讲述他们故事的电影。

“咱俩这辈子,比哪个两口子都值,顶他们几辈子。”

刘烨通过表演,在影像中寻找属于一个时代的精神。在校大学生贺宇宸则通过记录,在影像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回忆。

“我是一个比较爱幻想的人,我会想把我生活中的东西给记录下来。我觉得就是如果我的生活能拍成一部影片的话,应该很有意思,不管有没有人看我就算了,让我自己先快乐起来。”

贺宇宸小时候在电影频道看到张艺谋导演的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被影片的画面和配乐所震撼。在暑假里,她的学校开展了一个以大学生的视角去看故乡十年的变化的活动。接到这个通知时,贺宇宸非常想去尝试,让《我的父亲母亲》在她心中种下的电影种子生根发芽。

贺宇宸的纪录片以一个手艺人的视角出发,这位名叫张杰的爷爷,在杨梅竹鞋街一家叫简约皮坊的皮具店做手工。这个胡同人来人往,游客众多。张杰爷爷的店开在一个角落,他每天坐在这里细心地摆弄着针线,没有机器的轰鸣声。附近的几只猫也慵慵懒懒地盘坐在地上,时不时有游客上前抚摸。

贺宇宸与爷爷聊起了她的拍摄,提到了过程中的种种细节,室内外镜头的色温差异让贺宇宸觉得有些不满意,但出于担心打扰到爷爷日常工作,她没有提出补拍的要求。爷爷听了之后笑着说:“你们学习肯定是有一个过程提高,你们需要补拍一些镜头,随时都来。”

电影对于贺宇宸,是一场编织的梦。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中国机长》《攀登者》等电影让她直观地感受到一个时代的面貌。贺宇宸小时候的很多记忆,都来源于照片。北京奥运会那年,在她生日那天她去了天安门,那里有许多喝彩的人,脸上贴着红旗,整个场景洋溢着热情。照片里看到的这种氛围,在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复现。这些时代记忆成为了流传下去的影像,变成了永恒。影像保留回忆,也激起梦想。

“母亲说,在这儿父亲可以天天看到学校。母亲还说,将来她也要和父亲埋在一起。”

十年前的时代面貌,被电影记录下来,当我们重温这些影像时,仿佛回到了那个时代。或许十年后,我们看到今天的影像时,也能重新体会属于这个时代的激情和感动。

切换深色外观
留言
回到顶部